永利国际【真.十年品牌】

永利国际平台

永利国际LCD Panel Suppliers, Touch Panel
Manufacturers

新闻资讯News

永利国际柔宇科技刘自鸿谈柔性显示屏的发展

发表时间:2019-10-13 23:12

  柔宇刘自鸿:柔性显示是系统性创新 将颠覆现有产业链。2012年年初,纽约的雪非常大,刘自鸿和师兄余晓军坐在车里聊了很久,最后终于说服师兄和他一起创业,这时外面的雪已经淹没了车子。

  2012年5月,刘自鸿在深圳、硅谷和香港同步成立柔宇科技有限公司。2014年8月,柔宇发布厚度仅为0.01毫米的全球最薄彩色柔性显示屏。之后,柔宇科技一路受资本追捧,完成4轮融资,估值超过30亿美金。

  1983年出生的刘自鸿是不按照套路出牌的人:被保送清华大学化学系,但是他选择了放弃,最后自考进入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斯坦福毕业之后,刘自鸿进入了IBM总部,2012年选择了离职创业,拿着只有3000多块钱的工资,美国、中国两地飞;作为创业公司,却要和老牌面板厂商PK,自建工厂。创业5年,一方面受到政府和资本的追捧,另一方面质疑声不断,被质疑柔性屏很难商用。

  早在创业之前,刘自鸿在斯坦福(2006年左右)开始在从事柔性电子和柔性显示方面进行了研究,并且取得了博士学位。当时全球对柔性屏研究的团队很少,不用说产业界,就连学术界对这个方向的研究都很少。

  2012年3月,他决定离开当时的IBM,然后找到同样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的师兄弟余晓军、魏鹏,在深圳和硅谷、香港同步成立了柔宇科技有限公司。

  创业一开始无疑是艰难。虽然业界对柔性显示屏这项技术趋势看好,但即使像三星、LG这样的大厂商,都因为良品率问题很难大规模量产,而且柔性屏量产之后,找到相应的终端形态也是个难题。

  一些投资机构在投他们之前,找了大量专家问相关技术。专家们的反馈都是,柔性屏这事至少30、50年才成,别太认真了。

  刘自鸿不信,柔宇科技于2012年投入研发。2014年,柔宇科技发布厚度仅0.01毫米的全球最薄彩色柔性显示屏,不足头发丝直径的五分之一。

  “2014年我们东西拿出来之后,很多人一开始还不太相信,来了之后都看到了,真的是做出来了。”刘自鸿表示,“2015年,陆陆续续的有更多的包括下游厂商、消费电子的终端厂商,传统的显示面板厂商,他们也都开始积极加入到柔性电子的这个大行业中。”

  据刘自鸿介绍,第一天开始柔宇科技所有工艺、技术路线的开发都是在产业级的设备上做验证的。“中间其实有很多的过程,有的时候能把一个demo做出来,并不代表它一定能够实现产业化。在这个摸索过程中,我们砍掉了自己以前很多能够做出来demo,因为它不适合产业化的技术路线。”刘自鸿表示,这个过程外界是看不到。

  刘自鸿经常用“豆腐上盖大厦”来形容柔性显示屏的挑战。这一创新带来的是系统性改变:需要材料的创新、工艺的创新、器件结构的创新,电路的创新等等。换而言之,柔性显示屏要得到广泛的应用,不仅仅是柔宇一家的事情,涉及到产业链的全新改变。

  良品率关键因素是工厂:有没有经验的人对工厂的管理非常重要。刘自鸿也是从全球各地召集了大量在这个行业有经验的人士加入。

  在创业之始,刘自鸿并没有想着自建工厂,而是想把核心技术和产业化的技术路线验证好,然后将解决方案打包给有资源和经验的传统面板厂。

  2014年发布0.01毫米的最薄彩色柔性显示屏之后,确实有很多面板厂商找上柔宇科技。但这些厂商希望,柔宇把技术和产品路线图先提供给生产线,并在产线上跑通后,再签合同。

  “换位思考一下,我们团队怎么好答应去做这样的事情呢?工艺很难通过专利去保障的。”刘自鸿表示,团队都反对,让面板厂代工制造柔性屏这条路无法走。

  为了尽快能量产,刘自鸿决定自建产线年之后,柔宇科技连续进行了几次大规模融资,除此之外,还会通过银行债权融资方式来支持产线的建设。

  据了解,柔宇科技的世界首条类6代大规模柔性显示屏生产线。项目分两期建设,一期项目建设周期为2016-2017年,二期项目建设周期为2017-2018年。“两期全部接完之后,年产量大概是5000万片的规模。”刘自鸿表示。

  记者:柔宇选择自己建了产线,而不是和其他工厂去合作,这个原因是为了控制良品率吗?

  刘自鸿:我们一开始并没有想去自己建产线。作为一个创业公司,一开始你想的太大,是不务实的。一开始我们想的更务实的方式是,我们把核心技术做好,产业化的技术路线验证好。然后把解决方案包括技术、专利授权给一些已经非常有资源和经验的传统的面板产线或者制造厂商。

  在2014年发布了技术后,很多的制造行业包括面板的制造公司找来跟我们谈合作生产的事情。但我们在接触到后,觉得不太容易去推进。原因在于有些制造商希望我们把技术、工艺先拿到他们的产线上去全部跑通后,才签合同,而不是先签。

  换位思考一下,我们的团队怎么能答应?因为没有保障,工艺和配方等东西是没有办法通过专利进行保护的。团队有很多顾虑,就无法进行下去。

  刘自鸿:是。我觉得有很多事情就像人生一样,一些选择是被逼出来的。在那种情况下,我们为了快速地把这个事情能够实现它的价值,让更多的人感受到它的用途。所以不能僵持一些商务方式上,我们只能选择一个即使很艰难,但有价值的方向。

  柔性屏从科学原理上是正确的,而且已经验证通了。自建工厂,无非是需要花很多时间、需要花很多精力、需要很多资源去共同支持完成。这取决于我们自己的努力和执行力了。在当时的情况下,哪怕有再多困难,也要咬牙坚持去把事情做好。

  后来我们想了很多的办法,包括组建团队,后来看到有很多丰富的生产经验和管理经验的同事加入。

  记者:目前很多大厂都没有很好解决柔性屏的产能和良品率的问题,柔宇怎么做到?

  刘自鸿:2012年创立公司时,我们所有的工艺、技术路线的开发,都是在这种产业级的设备上去做验证的。中间其实有很多的过程,我们有的时候能把一个demo做出来,并不代表它一定能够实现产业化。

  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其实是砍掉了自己以前很多能够做出来demo,因为它不适合产业化的技术路线。而这个过程在外界是看不到的。

  2014年当时拿出来0.01mm的柔性显示屏时,背后牺牲了很多相关的demo技术之后拿出来。这个技术我们从头到尾验证都可以在产业级的产线上进行大规模量产。

  当然所有的新技术在进入到市场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包括它的产能、应用的渗透性,都还会有一定的过程。

  刘自鸿:这款可穿戴手机叫作FlexPhone,目前还没有正式的量产,但是我们把原型机做出来了。量产的话,可能就是说一个是包括是哪家公司正式去生产这个东西,品牌渠道用哪个,这是一个。

  第二个就是说,这个可穿戴手机里头其实有很多的部件,因为还有电池、电路,不是光有显示屏。我们已经用了很多创新的技术把这些东西能够整合到这样一个很酷的产品当中。它的量产也还有其他对应的这些部件,它们生产能力也要对应的能跟得上,所以它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

  刘自鸿:我们创业开始就没有把技术仅仅停留在技术创新。公司有个坐标轴,X轴是0到1的创新,有柔性显示屏、柔性传感器、3D移动影院智能终端等,Y轴是从1到无穷的产业化。

  目前2C的销售规模相对来说大一点。2B这块随着我们新产线的投入,比例也会迅速地增大。

  首先柔性电子、柔性显示是下一代信息技术非常重要组成部分,而且作为信息产业的基础,会影响到很多的行业,它是一个平台性的技术。

  国家的信息产业硬件有两个基础,一个是芯片,一个是屏幕,叫“一芯一屏”。手机、手表、Pad、电视机等人跟机器交流的方式,都是通过显示屏进行。它是信息社会非常基础的组成部分。

  刘自鸿:技术的积累不是一蹴而就,我们从来没有指望一个突破的技术能在一天之内或者一个月把所有的问题解决了。它是厚积薄发的过程。

  到今天为止,柔性屏主要的技术问题我们都已经解决了,开始到了快速产业化,进入到各行各业进行使用的阶段。

  未来仍然还有很多的可能性,包括终端产品结合柔性显示怎么去设计,有没有在柔性显示现有的性能基础上再有新的材料、新的工艺的突破,使它的成本更低,结构更简单,性价比更高。

  刘自鸿:柔性屏首先要解决的是在薄膜上能够做大量的集成电路。之前集成电路都是做在硅片上或者是玻璃上,液晶显示屏以前都是做的玻璃屏,这就是为什么它的屏幕是方的。

  这个需要做很多层的材料和电路,不是把材料铺上去就可以了,还得把它像盖房子一样的定义好各个地方是什么,去做成这样的电路。

  以前这么复杂的电路在玻璃上没有问题,但一旦换成柔性基材时就会有很多问题。因为柔性基材没有像玻璃那样耐高温,也没有那么平整。怎么在这样的一个基材上还能够做到均匀的、稳定的、可靠的大规模的电路,是一个比较难做的事情。

  2014年时,这些核心的技术问题基础上我们都解决了。接下来更多的工作是去做大规模的产业化。